钟韫祎

ID好好奋斗你到家是男是女

【薛洋】如果你有一只薛洋喵

伍壹叁:

如果你有一只薛洋喵。


你会把他从雨后泥泞中抱回来细细的洗净,担忧的看着他比一般喵要瘦弱的身躯,再送入医院仔仔细细检查。


虽然他会极其不配合,不时呲起牙亮出爪做出超凶的动作,目光中满是戒备与凶狠。


但最终他还是会被你带回家,深思熟虑后取名成美,然后被甩一尾巴。
   
   
如果你有一只薛洋喵。


你会小心照顾好他,一日三餐上好猫粮,软软的垫子窝在小房子里,十分舒适的布置。


虽然他会嫌弃推开猫粮,把软软的小垫子挠破挠出其中一团团洁白棉花,然后霸占你的枕头中心。


但他最终还是会好好的屈尊降贵把猫粮吃完,藏起你早就发现了的惨遭毒手的小垫子,并给你在枕头上让一个头的位置,自己蜷在一边,脸埋了半张在前爪里。
   
   
如果你有一只薛洋喵。


你会沉迷撸猫无法自拔,看电视时要抱到腿上来撸猫,工作时尽力腾出手来撸猫,吃饭时也要撸猫。


虽然他会在你把他抱到腿上时啪一爪子把你的手打开跳回地上跑开,工作时啪一爪子把你的手打开跳到你电脑上踩出乱码,吃饭时啪一爪子把你的手打开跳到餐桌上明目张胆吃你的菜。


但他最终还是会被你乖乖摸毛安抚,拒绝发出任何享受的声音,一声不吭的窝在你的腿上,偶尔喵的叫一声,但声音是在甜腻乖巧中透露出威胁,寓意着你再不给他吃糖他就要跳开了。
  
   
如果你有一只薛洋喵。


你会试图控制他的吃糖数,一只喵吃那么多糖简直是不科学的,你会把糖藏在橱柜顶、床底下、外面贴着盐的调味罐里。


虽然他会对你这种小把戏十分的不屑一顾,翻橱柜舔干净糖然后后爪一蹬蹬翻你码放的整整齐齐的碗筷,挤进床底咬住糖拖出来在你床上吃,每个调味罐咬坏盖子挨个舔遍。


但他还是慢慢的只吃糖不搞破坏,有时兴致上来才会用一地一厨房的狼藉来热烈迎接你下班归家。
   
   
如果你有一只薛洋喵。


你会好好待他,尽力满足他的需求,包括食物,糖,或者是一个家。


虽然他依旧放荡不羁,逮到时机就出去浪,再一声乱毛回来。


但他有时候只会向你说,他只想要一颗糖。


那颗糖微微发黑,已经有些碎了。


你怎么能找到那颗糖呢?毕竟早就不能吃了。

被漂白的二林c:

#薛晓#
薛洋是个流氓。
当然,这是他自己说的。
若要世人评价,便是垃圾,人渣,比之那夷陵老祖魏无羡,是有过之而不及啊。
可那魏婴,靠那邪魔外道自成一派的手段,夺舍重生,日子过得是个自在快活。
而薛洋,最后连尸首落得个何处,也几近无人知晓。
这天道轮回,报应不爽啊。
———————————————
薛洋是个恶人。
虽然这话是金光瑶说的。这家伙嘴里吐出的话,没几句他爱听。还有每次都笑眯眯地叫他“成美”的时候那副奸邪样子。
但是至少这句话说对了。
他就是个恶人。
每次他在折磨那些试验品的时候,总会笑着听听他们的惨叫,有时会想起那些遥远的日子。
手指开始残缺的那些日子。
可能开始也有过绝望吧。
但是这世界,其实对谁都一样。
残忍。
所以只好努力,努力变成强者,才有资格给老天爷甩脸子。
但是这贼老天,就是精明,竟叫他碰上了晓星尘。
情劫,过是不过?
他妈的。
最后薛洋用尽气力握住那颗糖,心里还想着,这该死的老天,小爷有下辈子的话,绝对要整死你。
如果有下辈子的话。
如果有晓星尘在那里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