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韫祎

ID好好奋斗你到家是男是女

XMMSCS:

这是我最喜欢的吻之一,因为它看起来是这么的真实?这么的自然?
当角色亲吻的时候,我们一般都会看到一系列的进展,不论它是不是一个宣言,还是角色慢慢地靠近对方,或者是相互向对方飞奔而去,等等。或者亲吻一般都是带有目的性的,角色会为了初吻而接吻;当他们因为某些原因而被迫分开后,他们会为了重逢而接吻;他们会因为见面而来个问候吻,还因为要和对方道别而来个goodbye kiss;他们也许会在场景的开头或者结尾的时候接吻。而那些吻绝对可以是很美好的,而skam也有很多这样的亲吻,但正是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了前面提到的那些亲吻,所以才会令这个亲吻变得如此独特。
因为,这个吻真的就只是一个…吻而已?我亲你就只是因为你在这,我亲你就只是因为我看着你的脸然后就被你的嘴唇给吸引了,我亲你就只是因为我能,我亲你就只是因为我等了那么久,而现在终于能亲你了,所以我想要每天每小时每分钟都能够亲你!我亲你只是因为我们能啊,为什么不去做呢,就只是因为我们想啊,就只是因为……
这个吻看起来就像是即兴发挥的,但我们知道它不是,它绝对是100%经过设计的,它发生的方式,它发生的时间,那个角度。而这也是这部剧最大的力量之一,就是它能让那些剧本中设计好的情节看起来真实的就像剧本外的一样。而且它就只是一个小小的吻而已,但就是因为这些小小的细节加起来,我们在skam里看到的这些小小的十分独特的瞬间让这些角色和他们的故事看起来如此真实。

原po🔗skamz

【薛洋】如果你有一只薛洋喵

伍壹叁:

如果你有一只薛洋喵。


你会把他从雨后泥泞中抱回来细细的洗净,担忧的看着他比一般喵要瘦弱的身躯,再送入医院仔仔细细检查。


虽然他会极其不配合,不时呲起牙亮出爪做出超凶的动作,目光中满是戒备与凶狠。


但最终他还是会被你带回家,深思熟虑后取名成美,然后被甩一尾巴。
   
   
如果你有一只薛洋喵。


你会小心照顾好他,一日三餐上好猫粮,软软的垫子窝在小房子里,十分舒适的布置。


虽然他会嫌弃推开猫粮,把软软的小垫子挠破挠出其中一团团洁白棉花,然后霸占你的枕头中心。


但他最终还是会好好的屈尊降贵把猫粮吃完,藏起你早就发现了的惨遭毒手的小垫子,并给你在枕头上让一个头的位置,自己蜷在一边,脸埋了半张在前爪里。
   
   
如果你有一只薛洋喵。


你会沉迷撸猫无法自拔,看电视时要抱到腿上来撸猫,工作时尽力腾出手来撸猫,吃饭时也要撸猫。


虽然他会在你把他抱到腿上时啪一爪子把你的手打开跳回地上跑开,工作时啪一爪子把你的手打开跳到你电脑上踩出乱码,吃饭时啪一爪子把你的手打开跳到餐桌上明目张胆吃你的菜。


但他最终还是会被你乖乖摸毛安抚,拒绝发出任何享受的声音,一声不吭的窝在你的腿上,偶尔喵的叫一声,但声音是在甜腻乖巧中透露出威胁,寓意着你再不给他吃糖他就要跳开了。
  
   
如果你有一只薛洋喵。


你会试图控制他的吃糖数,一只喵吃那么多糖简直是不科学的,你会把糖藏在橱柜顶、床底下、外面贴着盐的调味罐里。


虽然他会对你这种小把戏十分的不屑一顾,翻橱柜舔干净糖然后后爪一蹬蹬翻你码放的整整齐齐的碗筷,挤进床底咬住糖拖出来在你床上吃,每个调味罐咬坏盖子挨个舔遍。


但他还是慢慢的只吃糖不搞破坏,有时兴致上来才会用一地一厨房的狼藉来热烈迎接你下班归家。
   
   
如果你有一只薛洋喵。


你会好好待他,尽力满足他的需求,包括食物,糖,或者是一个家。


虽然他依旧放荡不羁,逮到时机就出去浪,再一声乱毛回来。


但他有时候只会向你说,他只想要一颗糖。


那颗糖微微发黑,已经有些碎了。


你怎么能找到那颗糖呢?毕竟早就不能吃了。

被漂白的二林c:

#薛晓#
薛洋是个流氓。
当然,这是他自己说的。
若要世人评价,便是垃圾,人渣,比之那夷陵老祖魏无羡,是有过之而不及啊。
可那魏婴,靠那邪魔外道自成一派的手段,夺舍重生,日子过得是个自在快活。
而薛洋,最后连尸首落得个何处,也几近无人知晓。
这天道轮回,报应不爽啊。
———————————————
薛洋是个恶人。
虽然这话是金光瑶说的。这家伙嘴里吐出的话,没几句他爱听。还有每次都笑眯眯地叫他“成美”的时候那副奸邪样子。
但是至少这句话说对了。
他就是个恶人。
每次他在折磨那些试验品的时候,总会笑着听听他们的惨叫,有时会想起那些遥远的日子。
手指开始残缺的那些日子。
可能开始也有过绝望吧。
但是这世界,其实对谁都一样。
残忍。
所以只好努力,努力变成强者,才有资格给老天爷甩脸子。
但是这贼老天,就是精明,竟叫他碰上了晓星尘。
情劫,过是不过?
他妈的。
最后薛洋用尽气力握住那颗糖,心里还想着,这该死的老天,小爷有下辈子的话,绝对要整死你。
如果有下辈子的话。
如果有晓星尘在那里的话。

【唯靖】狐尾

elllt:

(基友第二部链接留白)
(基友视频链接留白)

——————正文——————

“他不爱你。”
“他爱的是我。”
“他爱的是这具皮囊。”
捉妖师手中的瓶子内闪出妖异的绿光,惹得那似人非人的女子抿唇轻笑。靖公主惊骇得后退一步,“你是妖。”
“而这妖能帮你得偿所愿。”

……
抓住那个男人的手时,我感受到的只是心脏透过血液传来的搏动。一下一下,缓慢而坚定的诱惑我。
他毫无防备的将后背暴露于我。我小心翼翼贴上冰冷的盔甲,默默告诉自己,只是报恩罢了。

人类街道繁华得出乎意料。我克制自己不要太过关注。他察觉到了我的小动作,慢慢放缓了速度,自然地和同行的军官聊了起来。我只得领情地侧头将这繁华的一幕尽情收入眼里。
不多时,平缓转过拐角,一个妇人偕同众奴仆站在府邸前迎接他。我偷偷伸长脖子看了一眼,就愣住了。是那般纯然欣喜,恍然间会以为那是一位二八年华的少女面含春色翘首等待着心上人,那爱怜的模样却在看到我的时候转为了疑惑。
我有些失落,想要再次看见那样子的她的念头在脑海里挥之不去,连四周鲜活的心脏也黯然失色。
那时我尚不知晓,情之一字。

人言狐擅惑人心,我想些许有道理。侧头看着她兴致盎然的在绣布指指点点,我依言一一照做。渐渐百花簇锦之态成型,我和她相视一笑。其中乐趣,不足外人所道。
她信了我最初的说辞,将我当成自家妹妹一样疼爱。不仅教我绣花,还赠我亲手绣的手帕。捏着她亲手绣的小巧精致的手帕,我抑制不住的欣喜。收在长袖里用手指摩挲着,沿着针脚勾勒出她的模样。回去的路上,听侍女说,平常女子的绣品并不轻易许人,手帕赠予女子,则表情谊,赠香囊于男子,便是暗许芳心。
那这手帕一定,一定表示了她欢喜我的。而我却无法抑制自己去想象那男子收到她香囊的情景。让胸口疼得很,我紧抿唇,捂住冰冷寂静的妖核。

我本非人,虽道听途说过人类的世界,却还是不得其法,所作难免有所疏漏。她却误以为我身世凄凉,对我更是怜爱。也罢,左右也是得利,我便心安理得让她误会了下去。
她教我梳妆。让我乖乖坐在镜子前,拘起一束头发轻轻梳理。我从未让旁人碰触过我的毛发,那是极危险的。我忽视本能的不适,拘谨的坐着让她打理,听着她用柔和的声音说着带着某种韵律的古老话语。柔弱的她最多也就让我掉点毛发秃了一块,我看着她一边摆弄着一边露出孩子气的笑容,心情莫名好了起来。
全然忘了自己以前是何等爱护自己的皮毛,更何况秃呢。

脸上挂着笑容,我心里并不平静。我亲手绣成的第一个香囊此时正在她的手上。所幸她笑着收下了,这让我开心之余还有些气闷。诚然,她开心的收下了,还夸了我。但我要的远远不止这些啊!
就因为我不是男子吗。不,我知道的,我连人都不是。

将鱼食丢进池塘,看着肥润的鱼儿争抢不休,我竟有些羡慕它们。修炼了千年,却还不如这鱼儿活的快活。察觉到视线,我偏头看过去,正是罪魁祸首的她。
我赌气的转过头不看她,耳朵却精确捕捉到她的轻笑。不由红了脸,我洒下最后一捧鱼食,结束了单方面未曾开始的冷战。毕竟我还想让她多教教我些人类的玩意儿呢。
人类的世界果真如长辈所说,诱人得很。

这些日子有多快乐,看见她和那个男人在一起就有多苦闷。侍女打趣我,说我一副为情所困的样子,是便宜了哪家少年郎。回过神的我草草打发了她,终于发现了我对你的感情。
我爱你啊。
“你爱过我吗?”她为难的样子清晰地在我面前划开一条线。没等她找好说辞,我便随意扯了些理由离开。
“天色不早了,早些歇息吧。”
总有一天你会更加喜欢我的,我那时那么自信的想到。

直到看见那一幕之前。
四肢百骸都在颤抖,甚于幼时冬日里皮毛未丰满的冷。疼,疼得连空荡的胸口也要抽搐起来。想要双眼看不见,想要耳朵听不到,连风也在嘲弄地将你的温度扑打在脸上。泡在水里吧,放些你喜欢的花,点上你爱的香薰,再温些你爱的茶,你会欢喜的和我一起嬉戏吗,会和我一起躺在床上说些夜话吗,你会吗。
那一夜,我未眠,你和王生鸳鸯戏水。

“你现在和那蠢女人一样傻你知道吗?”
我知道啊。所以才傻到任由蜥蜴精伤害她。我太蠢,不懂得用更好的方法去抓住她。我太蠢,太晚才意识到自己的感情。我是这么愚昧,才会以为,如此爱王生的你,会看我。
“我爱她。”驱逐了那蜥蜴精。我终于将这不能倾诉的感情告白于世。

连质问也不过有气无力。我的声嘶力竭换来的只是你越来越恐惧的眼神,我的坦白将你越推越远。最后站在理智摇摇欲坠的悬崖,我看着你和那个男子,无比清晰意识到明白你不属于我的事实。
他们都说,人妖殊图。
——那,就将你变成妖。
喝下我的血,温柔将妖气覆盖在你身。我轻吻在你紧闭的眼睑。满心欢喜的打算着我们的未来,却还是败在你为了王生的决心上。人皆惧你,怖你,欺你,而你无怨,无悔,无惧。站在人群之外,冷眼旁观的我终于认了输。
心甘情愿。
将妖核捏碎的时候,我唯一感到的是轻松。
对不起,佩蓉,下一辈子,和王生好好过吧。愿你们不再受魑魅魍魉之扰。
对不起,我欢喜你。

REN:

年下狗x年上崽

崽崽超级溺爱狗子设定

狗子os: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晚上你就知道了


最近想画画小甜饼,求梗!

我还是个宝宝我不会开车(信我

留声机:

午后 很喜欢沉浸在这样的歌声里。

不董:

沧桑的声音里 就像过了一辈子 没有悲喜 更像是怀念